????绿草蓬勃,鲜花灿漫,流水淙淙,春鸟嘟浓,小虫低喃。和煦春光,沐浴大地。一支嘹亮的山歌有几许凄然的荡回来,荡回去。在这平静的山村里分外的入耳,张三分和她的婆婆正在麦田边用锄头平一块空地,公公正在嘶哈着牛耕着地。婆婆抬起头来,向荡着歌声的方向望去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那是吴宝在他地里干活又在唱了,那个流神,早饭吃多了,没处消耗。’

????张三分没言语,只是看了她婆婆一眼,又锄平着犁过的疏松泥土,婆婆话一出口,就又想到自己的幺儿子也快三十了,说了十几门亲,来访的茶水饭钱花了不少,亲事一次也没成功,女人们都嫌弃她那两间土墙房,更重要的是儿子长得不高,不会吹牛谈天说地,郁闷闷的样子,不讨女人喜欢。也许儿子在他乡的铁厂干活是否也象吴宝那样也在发泄心中的孤独呢?张三分的婆婆就这样的想,一丝忧虑挂在了脸上。

????张袅也在挖玉米地,不时直起腰来象吴宝的歌声的方向望去,脸上还扯着奇怪的笑。

????黄莲和喻凤在村子边上挨着大公路旁的平好的空地上点各自的玉米,不时也拉着话说上几句吴宝光棍的稀罕事。

????一阵摩托车的气鸣朝着村子这边响了过来,凡在地里干活的人们都抬起头来望了过去,黄莲和喻凤也抬起头来,见两两摩托车以快速的开了过来,黄莲心里惊咋了一下,摩托车上一个白衫外面套西服的男人在她面前‘笛’的一声开了过去,一个熟悉的非常有神的眼睛敕了她一眼,她一股心田的春水荡漾开了。

????只见两辆摩托车开前去噶的停在了徐然的公路旁的小店边,摩托车上下来了三个人,刘牧和他的同事小许,还有一个是队长李响,徐然走出来在给他们递烟,只见刘牧摆了摆手,表示不吃,小许和李响接过烟相互的点着火。

????徐然好奇的问:怎么这么久/都没见你们下乡来,今天有事吗?

????刘牧说:我前段时间在县上学习去了,回来没两天,今天我和小许是来统计社员们一家都养了几头猪,这次是全乡做生猪统计。

????徐然若有所思的‘哦’,又继续问今年统计生猪政府出自什么目的、、、、、、

????李响走上公路上边高一些的田埂上,扯着破喉咙声音喊;在坡上干活的,都回家去一下,刘牧他们下来做生猪统计了,还要发猪的预防流感药,不回去的,不在家的,一律不发,听到没有,坡上干活的。

????有少许的几个声音从个各角落时续的传了过来:听到了。

????李响停了一下,又喊:三分,三分、、、

????那边传来三分的回应声:啥子嘛。

????李响听见三分的回答又喊了过去:三分,你去松林那边帮我喊几下那里的几户人,叫他们都回去,说刘牧他们给他们发预防猪药来了。

????那边传来了长长的‘哦’音

????张光圈里就只有四头三四十斤重的猪在圈里嗷嗷的叫来叫去,长得很苗条。象要吃掉刘牧他们似的。

????‘你怎么就养四头猪,两口子都在家里干嘛。刘牧边记边说,小许在给张光发猪药。

????张光一脸黑皮的脸上可怜的说:小刘同志,虽然我是两口子在家,我那口子有病,干不了啥子活,还有四个孩子,我又要干坡上的活,一个人忙,人都养不活还有精力养猪哦。你们也不替我想想。

????刘牧没好气的说:你那口子有病还在小店打麻将,是打麻将影起病的吧。

????张光忙帮自己的那口子分辨道:不是,那是让她打打牌,缓解一下病痛。

????小许和刘牧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眼前这个愚昧的男人一眼。

????单玲珑抱着孩子在晒坝边玩,刘牧他们走过去逗着孩子问:小朋友,你家有几条肥猪阿,告诉叔叔好不好。小孩子见了生人只瞪着两只小黑眼看,单玲珑笑呵呵的教着孩子说“小宝宝,给叔叔说,我们家还没有养猪阿。刘牧一听单玲珑这样说,不信的眼神看着她,单玲珑坦然的说;我家是没养猪,宝宝的爸爸都不在家,宝宝才一岁多,离不开我,就没有时间养猪了。

????刘牧一听这话,默然的点了点头说:理解。

????喻凤的两个猪圈里各养了五头小猪,胖乎乎的特别可爱,调皮的叫唤着刘牧边记边说:嫂子,你还可以,这几头猪长得也好,你在喂十头猪,我给你报上去五十头,政策有规定,一家要养满五十头以上才有奖励,是每头猪奖五十元,报五十头猪也有两千五百元吧,这样你也辛苦了多赚一点,这件事你本人知道就行了,明白吗?

????喻凤高兴得不得了的说:明白,明白,我有心胸的,那就谢谢刘兄阿,我在筹备才料,过几天就要在盖两个猪圈,养二十头猪没问题。

????那就好,小许,把药多一点发给嫂子,她反正还要买猪。刘牧嘱咐道。

????正说着,李秀才来了,询问道:刘牧,你们这次下乡做统计那一个村养猪多一些?

????刘牧有些所思的说:其他的村都在做统计,我们单位人是分了下乡的,他们负责那几个村的片区,我负责这边这几个村的片区,我看每家农户养得都很少,三四头的多,一头两头的有,上十头猪的农户都很少。

????李秀才解释说:现在农村的形式有所不同了,刘牧同志,你也看到了,有劳力的都出门打工去了,留下的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和一些妇女小孩,土地现在靠老人和女人种,耕,挑,抬这些怎么行,哪还有精力来养猪。土地慢慢都要跑荒了。

????刘牧点点头:的确是这样。

????李秀才说:刘牧同志,我家四媳妇走娘家去了,你给她记上,她喂了一条猪,小许,把猪要拿给她嫂子,老四自己回来自己到她嫂子那拿。

????刘牧和小许都说行。

????李秀才又说:‘我家二媳妇也养了一条猪,你给她记上。、刘牧听到说二媳妇时,眼睛看着李秀才,一丝失落的感觉覆盖了过来,他本是想借机到黄莲的猪圈栏去会她的,没想到这个老人家太多事,此时,他真有些厌烦李秀才的举此。但他还是在黄莲的户头上画了一杠。

????黄莲在家里,刚回来,你们就不走猪圈后面了,走前面,路过她门前交给她就是了。李秀才说完还嘿嘿的笑了两下。

????他们从喻凤的猪圈小巷来到李秀才的小院里,李秀才热情的说“刘牧,你俩到我家坐坐,歇歇脚喝喝水哦。刘牧推辞道:大叔,谢了,我们这段时间很忙,就免了吧,以后会有机会到你家的哦,大叔。

????这时,黄莲却端了一大瓢水,出现在她的家门口,有些腼腆的的对刚走到她门前的刘牧说:小许,喝水吧。

????小许在刘牧后面,看黄莲刚洗过的脸泛着红光娇媚的对他说,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刘牧,刘牧深深的望了黄莲一眼,黄莲情不自禁的低了眉头。小许接过水,递给刘牧:‘你先喝。刘牧看一眼小许,在赦一眼黄莲,接过水,咕隆咕隆的喝,一线水从刘牧的嘴角流了下来,刘牧在把水递给小许喝,深沉的说:黄莲的水真清凉,淡淡的甜味。还一边擦着嘴角的水泽。

????天然的矿泉水哪里有,独在此山中,点滴在缸里,能不甜吗?黄莲莺一般的声音迷蒙的说。

????是,是没地方的水有你们村的好喝,你们村的水不但好喝,人也长得好看,我最喜欢来你们的村里跑业务了,谢谢你的水。小许边说边把喝完水的瓢递给黄莲,免不了客气的又说:谢谢黄莲。小许说完,便递给黄莲一袋药。

????黄莲笑着说:谢什么,这里的水不花钱的。

????刘牧定然的看着黄莲说:今天我们忙,我们走了,过两天我们还要来的,又回过头去,对站在自家门前的李秀才和喻凤说,大叔,大嫂,我们走了,

????大叔和大嫂齐声说:你们慢走啊。

????刘牧在深刻的看了一眼黄莲:走了。

????黄莲不舍的轻点了一下头,喻凤的嘴瘪了一下,心里说:黄莲你自吹知书达礼的,按礼应该先喊走前面的喝水,结果去喊后面的喝水,就不怕得醉前面的,做人差劲。

????只有黄莲心里清楚,本身是先喊刘牧的,见了刘牧心却一慌,竟然喊了后面的小许喝水,最明白她的心思就是刘牧,刘牧知道黄莲在掩饰自己外露的情感,他多想去小拥一下黄莲,说句那久违的相思,有他们在,怎么敢呢,就这样的压抑着,黄莲何尝不是呢?干旱枯萎的情感多需要雨露和阳光的沐浴,围墙里的杏花耐不住这庭院深深的孤寂和落寞,她要大放光彩,它要释放热量,要舒展枝叶并茂的繁重。多想多想啊,生活的原则让他们又一次的望而怯步了。

????乡下的夜静悄悄,幽柔的凉风夹着大自然纯净的空气,使人非常的清新,整个村庄都沉寂在一遍遍黑黝黝的夜幕中。

????‘噶’的一声柴门响,在这悄然的夜晚里分外的入耳,三分的婆婆公公没有睡着,明显的感到那一声门响就是来自媳妇那边的声音。婆婆公公就是在很多时候听见那门响却不敢有言语和造次,谁叫自己生了两个都是猪八介的儿子呢,地势环境差,且人又不合,婆婆公公就只有两眼瞪粗麻布的帐顶了。

????随着门的响声,乌溜溜的从外面钻进去一个黑影,啪的一声电灯拉亮了,张三分嘘的一个动作示意来者不要吭声,来者很熟悉的走进了里间,啪的灯又拉灭了。张三分走了进去,两个人以拥抱在一起,热烈的嘴唇酣畅的吸吮着,在癫狂的覆盖下,那床上的颤音预示着春风洗礼的欢悦和释放。春水泛滥归于平静时:‘哥’。三分水柔的叫。

????‘恩,妹妹。来者款款的应道。

????哥,妹妹为什么要这样违背纲常的跟哥走在一起,还越陷越深了。张三分悠然的说。

????‘妹妹,也许上天看到我娶了一个不爱的老婆,生了一个孩子就分床睡了,可能是不忍看我一个大男人有妻而活守寡的痛苦吧,上帝派你来拯救哥的吧,妹妹啊,在有人的面前我却不能这样叫一声妹妹,其实叫三分在我心里就是叫的妹妹。来者深情的说。

????‘哥,我懂,怎么我就那么的爱恋着你,不然,我早就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当初,他们全都骗我说他是吃国家粮的,是正式工,等我生了两个孩子过后才渐渐明白他只是他大爸那个厂的一名临时工,你说那样的气我真的一辈子都不能原凉他们,我烦他,叫他就在外打一辈子工算了。三分向来者述说着心中的怨气。

????‘妹妹,天地间就是这样的造就,不然我们就没有这样的缘分了,妹妹啊,真的我心理也难过,没有给妹妹一个名分,生活已经是好无奈,想想她跟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也可怜,她却没有怨言,勤快又持家,要是给我闹,也许我就把她离了,她这样的容忍我,加上孩子都上高中了,我真的没办法离她。来者也倒着心中的苦水。

????‘哥,妹妹理解你,就这样我以知足了,我也有两个孩子,不为大人,为孩子,我也要给他们有个完整的家吧。三分也身受同感的说。

????‘对了,妹妹,今天刘牧下来做生猪统计,我给你报了五头母猪,五十头出笼猪,这样你就有三千多元的奖励了。来者也些兴奋的说。

????‘哥,太好了,不过,要是事情整穿了怎么办。三分又欢喜又有些顾虑的说。

????‘妹妹,你就不要担心了,我还是这里的一队之长啊。你就等着拿钱吧,社员们那里知道这事,这事只有刘牧和我知道,刘牧把表上报上去就没事了,以后的事怎么整就是我的事了,妹妹。来者原来是这个队的队长李响蛮有把握的说。

????三分有些激动,又一次楼着李响贴了过去,颤颤的唤;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