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黄金黄的麦穗和油菜成了农村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用那画家的手笔和眼睛给这熟透的季节真实的描绘出一幅丰收的图案,蕴育着旺盛的生机和喜悦。在这个又要收割油菜麦子又要插秧的季节,到处都呈现了一派繁忙的景象。

????清晨的露水打湿着人们的鞋袜和衣襟,他们天蒙蒙亮就挥洒在了田间地头,忽然东那头和西那头响起了一声声的叫骂,打破了整个宁静的山村。所有干活的人们扯着好奇的笑脸向那边望去。哦,是张袅在东头自家的田里割麦子和西头地里割油菜的婆婆公公在对阵叫骂:

????你个骚婆娘,你给我儿子戴绿帽子,不要脸的东西,这里的小媳妇哪里像你那样伤风败俗的,你人个个儿不多大,瞎搞乱来还有一套。这是张袅的婆婆在西边一边割着油菜一边还凶狠的叫骂着她。公公何杉却蹲在地边,样子有些痛苦,用手还不时的按摩着肚皮,嘴上还帮老伴助威说:你骂得好,那个又偷人又不孝的东西,他妈杂皮的怎么养了那样的货跑到我家来了,这辈子不知做了什么孽啊。

????你两个老东西,你们血口喷人,哪家的大人是这样骂后人的,你两个老不死的,你们还有脸骂,去羞死吧,去淹死吧,泡在盐缸里咸死吧。张袅被婆婆的疯狂的侮辱谩骂所气急败坏,因此不停的咒骂着婆婆公公去死。

????你个臭婆娘你死了我们都不会死,你个不孝之子,要挨五雷轰顶,我儿子给你寄那么多的钱回来,给我拿一分钱去看病你都捏得死死的,不肯给我,我生的儿子挣钱来养活你,老家伙就靠边站了,天天煮好吃的供养野男人吃啊喝啊!连自己的老人公婆都吃不到一嘴的家伙,你个狠毒的婆娘,、、、、、。婆婆边骂边数落着媳妇。

????这话也惹得张袅一浪高过一浪的骂开了:

????你两个老东西,怎么不去死啊!你儿子挣的钱在哪?我什么时候看见你儿子给我寄过钱了,你以为你生的儿子有李秀才家四个儿子那么成才呀!挣一份钱就往家里寄呀,你两个老东西能有李秀才那么能干养出好儿子来吗?你不成气的儿子不在家,你两个老东西又不帮我干一下活,有空都去打麻将了,见不得有男人来帮我干活你就诽谤我,诬陷我,还想在我这拿钱去卖命,你们去死吧,早死我早翻身,、、、、、、。

????这话实在骂得过火,气得公公站起来也骂,婆婆放下活路站在高处去弯腰作揖的不停的咒骂着,整个村庄都被这高亢激奋的叫骂声淹没着。

????李秀才夫妇在家做饭也听到了这叫骂声,摇头叹息老子不是老子了,媳妇不是媳妇了,像什么,是什么,什么都像又什么都不是了。‘都差教育啊!李秀才感叹道。

????何满觉得好奇,便想看个热闹,顺便到小店去卖盐,盐没卖,却站在徐然的店旁向着吵架的地方看稀奇。

????好看吗?是不是在学经念哦。

????何满听到这声音,感觉一股男人的气息向他袭来,她回头一看,站在身后的是一张白皙棱角分明的笑脸在看着自己,她心悸动了一下,又欣喜的说:是哦,难道你一个男同志也要学经念吗?

????我是替老婆看店,她去娘家帮她妈割麦子去了,反正我街上的工程我把他们放了几天假,回乡下支农了。你呢?农活搞得怎么样?徐然的内心不知为啥要这样对何满说。

????何满温柔细语的说:我带孩子干不了多少活,过几天我娘家的爸妈要来给我干,孩子在睡觉还没醒,我顺便看看张袅跟她婆婆吵架那怎么吵出口的,在卖点盐和孩子吃的东西回去。

????走吧,卖东西去,我给你拿,你是个知书达理的女人,看他们没意思。徐然边往店里走边跟走在他身旁的何满说。

????徐然跨进店里,拿盐和一些调料,还有娃娃爱吃的食物和奶粉装了一大袋。何满不解奇怪的看着他说:我不买那么多东西啊?徐然坦然的一脸笑,脉脉的看着何满说:拿着,我给孩子的一点心意,不要钱。

????何满忙摇着头说:不,不要,我还是给你拿钱。

????徐然逮住了何满掏钱的手,热呼呼有力的手顿时使何满孤寂的心潮湿起来,胖呼呼的脸羞涩的泛着红光,非常的动人,弯月亮似的眼睛低下了睫毛。徐然情不自禁的一把她揽进怀里,焦渴的嘴唇正要覆盖过去时,何满猛的推开了她,跑到门前,却停了下来,还哈着一丝柔兰。徐然情深落寞的走过去,把东西递给何满。何满接了,低着眉头幽幽的丢下一句:晚上吧!白天人多。

????张袅还在跟婆婆激烈的对阵叫骂,双方都有不可罢休的架势。

????张袅,歇息了,骂啥子,留着精神割麦子吧!喻凤在那边的地理边割麦子边向张袅喊话。

????张袅,你吃多了,不消化了,算啦,别骂了,烦不烦呀。黄莲也在她田里割麦子实在听不下去他们的叫骂便大声的对张袅喊。

????村上年老的孤寡老妪颤巍巍的站在晒坝边力不从心的喊:何杉,朱英你们别和媳妇吵架了,你们是大人,让着点吧!也没有人说你们是傻子哦。

????双方骂人的话伤得对方越深,就越难以收场,他们只顾自己骂得解气,那听得下那些好言的劝说。

????李响,李响,你在干吗,身为一个队长,你不制止,还在看戏吧!这是在耕地的五十岁的上门男人在他地里有些气愤的对他对面割着麦子的李响喊。

????李响笑着说:他们喜欢骂,让他们骂够了就自然的消停了。三分就在他旁边割着麦子说:这样也不妥,有失你的信誉,你还是多少做做样子去劝说一下。李响一听三分的话,丢下镰刀,把手上的麦穗放在地上,笑呵呵的说:好,听夫人的话,男人去也。

????李响人还没走过去,声音雷似的炸了过去:张袅,朱英,何杉你们听好了,你们在吵,就回去吵,我给你们摆上茶水,整好凳子,叫你们安心的坐下来吵个够。他们一听到李响的声音果真收敛了下来。何杉见李响走了过来,急忙诉苦道:李队长,你来了,你来评个理,那个不孝之子一年四季没有管过我们两个老家伙,今天早晨,我去跟她要点钱我去看病,我的蒜气病又发了,那个不孝之子一分钱不给我拿,还说她都没钱,说她用钱都是李秀才家媳妇那里借的,气不气人。分明我儿子给他寄了钱她还骂我儿子没有给他寄钱,所以就不给我拿钱,就看着我痛啊,那个毒蛇。

????还没等李响开口,朱英也气咻咻的说:是哦,她妈杂皮的,给大人拿点钱就没有,给野男人买酒喝就有钱,给野男人煮好吃的就有钱,我们都别想吃上她一嘴。我把她的女儿养到七岁读书了才给她,她就是这样报恩的吗?那个东西真的该短命。

????朱英的话还没完,那边张袅的话又对阵说开了:你儿子在外又嫖又赌的,一分钱都没给我寄过,我拿什么给你们,你们有空了也不帮我干活却在小店打麻将,张三分的田地都是公公婆婆帮着干的,你们像大人嘛,有男人来给我帮忙干活你们又怀疑我偷人了,我一个女人耕田犁地是我能干得了的吗?这日子怎么过啊,我不活了。张袅话还没说完,呜呜的哭了起来,她情绪激动的索性摔了镰刀和手上的麦穗,啪的坐在地上放声的大哭了起来。那一声声的怨气,伤感和无奈与孤寂尽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现代化的经济所留给了这些守着活寡的女人们,她们成了新时代的牺牲品。

????李响听那一声声的哭泣,一个男人的心里多少都起着一丝怜悯,有些偏袒的说;:何杉,你两就忍一忍吧,毕竟儿子不在家,媳妇那么年轻一人守住那个家,也不易,有的事情看开一些,毕竟还要靠她来养活你两个孙子,不看尚面看佛面吧!没有钱,在徐然那里去借来先用用,油菜麦子收割了以后卖了就还他,我去给他说,就当是我借的哦。

????何杉和朱英听了没在吭声,但还是说了谢谢。

????李响又走过去劝慰还在嚎哭的张袅。这时,一个嘹亮而又带着几许哀愁的山歌又一次传遍了整个山村:黄穗穗的麦子黄酒酒的脸,恍幽幽的心事妹妹的眼,楸着哥的肺呀楸着哥的肝,莫等春风笑傻了俺、、、、、、、、、、、。那是吴宝在那边的一个小山坡上无奈的唱。

????白天繁忙的景象到了夜晚以是一片宁静,晚风轻拂拂地吹,月色淡淡的撒,迷迷蒙蒙的摇曳着夜间不安分的思绪。黄莲倚窗望外,点点月光,树影婆娑,想着自己的男人啊,以在他乡,昔日的温馨以成晚晚的追忆,四月五月啊,是男人拱扛的天,女人那嫩嫩的柔弱的双肩怎么能扛得下这个季节的折磨啊!抬头看见的是女人,低头看见的还是女人,这是女人的世界,在这里的天空里,已经没有一个像样的男人在田地间一展雄风了,只有那半老的老男人喘着粗气的在田间地头撑着犁耙了。有谁能解此重任啊!她想到了张三分,她的公公婆婆还有力帮她干重活,还有她的相好李响,他们就是两口子样,干活差不多相互帮忙在一起干,上街也是一起去的,他们就是那样和谐的生活着,他们两家就是那样的平静,没有像张袅和婆婆公公那样的吵闹过,人与人的思想为啥就有那么大的不同呢?她又想到了刘牧,一个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男人,他那玉树临风的身姿,他就不是那田间地头能撑着犁头的料,他不是李响,他只是她寂寞生活的一束罂粟花,不想他但却偏偏常常想起了他,他又有好久没来了,在她的内心里,在这迷幻的夜晚,她真的想他,心里哀愁的呼唤着他:刘牧,你在哪啊!、、、、、、、想着想着,倒在枕头上,酣然的进ru了那二月杏花的灿漫之中的梦乡里,挽着刘牧的臂弯逍遥在花丛间,又像是拉着她男人李腾的手,笑啊唱啊、、、、、、

????喻凤爬在桌上在给他男人写信:

????李龙:

????你的来信我已收到了,谢谢你的关心,你不要担心家里了,你应该相信你老婆不是很懦弱的一个女人,会撑好我们的家的,你就不要寄钱回来了,有钱就存起来,存整数吧,我家里不要用你的钱了,我圈里的猪二十头在七月的时候就可以卖十头了,我养了母猪,也怀上了小猪了,下一月我又可以卖一头牛了,我在家虽然累一些,没什么,为了三个儿子以后有书读,有房住,能娶上老婆,我也心甘情愿,加油吧、、、、、、、、、、、、。

????小孩子白天玩累了,晚上睡得早,何满一人孤伶的照着镜子,镜中的月是饱满的月,还有几分妖娆。她慢慢往脸上涂着雪花膏,好久都没涂过了,今夜为谁而涂,为谁守着淡月色的夜晚,难道庭院深深的墙角杏,今夜也奈不住寂寞依然的要伸枝出墙外吗?

????在张三分的家里,他们在闲谈着白天张袅与公公婆婆吵架的事。李响也在,他是张三分的常客,有什么事他也来,没事寂寞了也来,也就是想来就来想去就去,也时她老婆也过来凑凑热闹,外人也看不出她的内心里是啥想的,外表非常的平静,该吃就吃,该干活就干活,该上街时就上街,像男人高大魁梧身板的她,是个白丁,真是没见过她跟李响生过什么气,真让人难以琢磨的一个农妇。

????张袅不是人,在怎么样也不能咒公公婆婆去死。三分的公公吸着叶子烟说。

????公公婆婆也不能在人多事多的在坡上大骂张袅的那些事,丢还不是丢的何家的脸。三分接着公公那话里的话说。

????还是婆婆精,忙说:他们都不对,骂来骂去只让人看笑话,好歹一家人在一起有缘,何必争来争去,一家人就要像一家人,自己家人都不维护自己家人,那有什么意思,我看他们都是些莫名其妙的家伙。

????李响笑着说:他们都是些没文化的人,想想何杉也可怜,有病没钱看,养了三个儿子在外面打工却都不给他寄钱,想想张袅的处境也可怜,听有人从外面回来说张袅的男人在外面包yǎng了个情fù。哪还想着自己家里还有个婆娘小孩和大人阿。

????这个世道真的不好,还没有那几十年的人老实了,养儿防老,怕是一场空了,还不如趁自己还能动的时候买包老鼠药,自己没有能力生活的时候就把老鼠药吃了,以免受折磨。公公若有所思的说。

????三分不喜欢听他公公的这话,分明那话里埋着意思,像是说,你今后三分不孝我,我就吃老鼠药死了算了。三分没有言语,只有些恨恨的看了他一眼。婆婆常常是个搞圆场的高手,嬉笑着说:你个老头子是他妈个粗人,你懂不懂,现在的人比过去的人懂文化得多,大多数都是知书达理的人,最讲文明孝道了,你是大叶子烟抽多了,呛得慌。

????李响觉得蛮好笑,便打了两个哈哈,说:时间不早了,该睡觉休息了,李大叔,你们明天和三分一起赶紧割完田里的麦子和油菜,最好和地里的油菜麦子这两天把它突击完,我们的加在一起,三天时间差不多,就能全部收割完了,在这三天过了就有一场大暴雨,雨下了好耕田插秧。我明天就不跟你们一起干活了,我要去开会,乡上来通知了。

????好吧,睡早一点就好早起床。李老头说完便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烟灰;:走啊,老婆子。走吧,你个老头子。婆婆回敬道。公公走出去了,婆婆走在门口还回过头来望了一眼屋里,李响还坐着的没动,三分一样坐在那里没吭声,婆婆心里多少还是替儿子难受,那有什么法啊,什么法才能断了他们的孽债。这样的问题一直楸着婆婆的心,也不能像朱英那样扫媳妇的脸,那样说不定就整散了儿子的家,装着什么事都没有,也许还能保全儿子的家,至少比吴宝强,吴宝什么都没有,但他的大儿子还有两儿子啊,也不错了。婆婆就这样想,也就这样的回去了。

????听见婆婆的关门声,三分走到门外向外探了探头,又轻轻的关上门,回头笑盈盈的望着李响,李响脉脉的也望着他,动情的叫道:三妹、、、、、

????哥哥、、、、。三分深情的回唤着,然后悄悄的走到旁边的里屋。看看两儿子睡着了,把他们的灯拉熄了,转过头来,扑进李响的怀里,在一次的唤道:

????哥哥、、、、。

????三妹、、、、、。

????他们差不多天天相见,在几夜没相守时,缠绵在一起还是那样的热烈,亢奋,出墙的红杏竟是那样的风sāo和澎湃。

????何杉本身今天的病情就发作了,加之和媳妇吵了一大架,肝胀肺真有些不好受,朱英在徐然那里借了钱,跟何杉看病买药,又给他买了些他想吃的东西。晚上,老俩口像霜打的茄子,早早的朱英把药给何杉熬来喝了,晚饭都没吃多少,俩个老的就偎上床了,是睡是痛是恍是迷,都不是那么好受的了。

????张袅就更不好受,只是给儿女做了一点简单的吃的就打发他们睡觉了,她吃不下,一天都没吃,她恨公公婆婆,是他们撕破了她的脸,她发誓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们,一辈子都记恨他们。想想她自己嫁在这个一贫如洗的家里,当初要不是第一次来相亲的那个晚上就被男人占了身子,说什么都不会嫁给他,也许就不会向现在这么受折磨了,女人命啊!一步错,是步步错了。想着自己以为人妇为人母,说啥样也想把家搞好,让儿女们不在受自己受过的苦,让他们幸福的生活,可现实有时是多么的残酷啊!吃泥巴饭,在泥巴里讨生活,哪是一个弱女子事事都扛得了的吗?要耕田,要耕地,连犁头都拿不动的女人,那还有能力驾驽着耕牛。还不是品着女人的本能,出卖笑脸,换得男人的帮助。

????张袅躺在床上思绪万千,怎么想,怎么整,生活的负荷还是那样的重那样的沉。夜已经深了,好寂静啊!心却像翻滚的大海。这时,‘噔’的一声敲门声响了,张袅顿时凭息静听,又是一声轻微的敲门声响,声音来自后门,她的心里以有一种感觉,那一定是一个寂寞的东西的到来,反正洁白的花心都被婆婆泼上了污水,男人也已经不在是自己一个人的男人。为什么要虐待自己。她索性爬起来走到后门,打开灯,轻轻的拉开门,一张平乏的脸,样子还是挺干净的、手上还提着一袋东西的男人惊喜的站在门后,没等张袅开口,他一溜就进了屋,张袅轻轻的又把门关上了。他把东西放在桌上,在那里面拿出一瓶健力宝和一袋火腿肠来,细声细气的说:来,你吃吧,你肯定今天没吃饭,在怎么怄气也得吃东西,别做笨鸟,让他们欢乐吗?别中奸计了。哦,吃,吃。

????这话像一缕春风,在张袅的心理已经起了涟漪,看着眼前这个有时憨有时滑的家伙,今晚他那小眼里那一束真诚执着的光芒温暖着她,此时的举止又是那么的诚恳,在她受伤的心灵添上了安抚剂,此时的她,真感到饿了,没有言语,接过来就吃。不知她是在吃东西还是吃的心情,喝的健力宝从口角溢了出来,吃的火腿肠也从嘴里掉下了屑末。眼泪从泡萝卜似的眼睛里直往下流。他轻轻的把她瘦弱的双肩揽在怀里,她很温顺,没有一丝逃避。他掏出淡蓝色方格的手帕,小心翼翼的给她擦拭着泪花和遗渣。情真意切的伏在她的耳畔说:妹妹,别难过了,婆媳吵架也不丢人的,别人家还不是有吵架的时候,常言说,打架没好拳,骂人没好言,想明白了就没有啥大不了的,是不是?听哥的话,别钻牛角尖了啊!没有过不去的坎。你放心,有哥哥在,不会累着你的,耕田犁地算我的,哥哥句句说的是真心,妹妹、、、、、。

????夜深深,心也深深,现实就没有现在的风吹得饧伤的心舒服,使那迷迷蒙蒙的生活抹开了一道暑光,那就是一个小女人平庸生活的一道希望之光。

????走,我们睡吧!吴宝。张袅沙哑的说。

????人真的是最不可思议的,原本坚守着自己那坚固的城堡,却也惊不起一阵狂风卷秽物后的洗礼,没有一丝毫的挣扎就投降了,赤裸裸的交锋在初夏月光淡色的夜晚。

????月色忽明忽暗的穿梭去又穿梭来,有些梦幻般的感觉,静静的夜,静静的人,坐在镜前幽柔的注视着自己。忽然,门‘吱’的一声响了,又‘吱’的一声关了。她的心呼的激奋了起来,全身一袭燥热,脸有些发红,她不敢回头去看,是魔鬼是飘仙她已经不敢去正视,第一次想解开第二个男人的迷,由于心跳,激动,羞涩使她不能站起来,镜中的她以是羞花闭月般的美了。又一张棱角分明白皙的脸挨着羞花出现在镜子里,这一刻,她一酥软,瘫在那宽阔似港湾的xiōng部上,男人俯下头去,热烈的吻着那抖擞的红唇,发出那春回大地般的呻yín,他把她抱起来,她指着另一间房,他意会的抱着她走了进去,澎湃汹涌的激情在这初夏枝叶茂开的季节里升华着,莺鸣着、、、、、、、。

????有谁能想到,老实本分憨厚善良的何满也有着这一面,在是这样的女人啊她毕竟叫着女人,她也逃不过女人那贮满春水的情怀也需要释放,守着活寡想要竖牌坊那也许是旧时代的产物了,在这个改革开发吹遍全国各个角落的时候,女人竖牌坊已经成了一个遥远的传说了,或许只是成了那时永远的经典已经被现代化的女人们遗忘了。

????一个道貌岸然的男人,在这小山村里人们公认的真君子::徐然,也坠落在醉人的春风里了。